吴晓求:中国居民资产配置70%是房地产要逐步降低丨观点

 二维码 1
来源:中房报

微信图片_20211224092106.jpg

中国人民大学原副校长、中国人民大学学术委员会副主席、中国资本市场研究院院长吴晓求





在中国居民资产配置中,70%房地产配置比例要逐步下降,房地产作为资产投资流动性很差,金融资产要成为替代品,特别是证券化金融资产比例要不断提升。

中房报记者 苗野丨北京报道

“房地产行业在过去40年对中国经济发展作出了巨大贡献,在中国经济发展的起飞阶段发挥了重要作用,要用正确视角看待房地产行业的发展,无论任何政策都要保持合理的市场预期,维持行业相对稳定发展。”12月23日,中国人民大学原副校长、中国人民大学学术委员会副主席、中国资本市场研究院院长吴晓求在出席以“长期主义:应势与图新”为主题的中国房地产行业趋势展望暨CIHAF2021第二十二届中国住交会上表示。

本次大会由中国房地产报、中国城市与区域治理研究院、优博集团及中国住交会联合主办。

吴晓求表示,一方面要坚守“房住不炒”的基本原则,不能把房地产过于金融化,更不能将其作为社会主要资产配置;另一方面也不能把房地产“妖魔化”,更不能炒作,要保证房地产行业朝着正确方向发展,在两者中寻找平衡变得至关重要。

他从中国居民资产配置过度倚重房地产、不动产这类资产,到慢慢走向流动性好、收益好、风险匹配的金融资产配置角度,分析了中国居民财富管理的未来趋势以及推动中国金融改革的意义。

━━━━
以制度稳定预期

“中国经济本身没有太大问题,中国经济有极强的韧性和活力。”吴晓求说,中国人非常聪明,而且有很高的积极性和创造性,但一定要给予其非常稳固的预期基础,摆在第一位的就是制度设计。我们的政策要有相对稳定性,如果转弯速度太快,反复波动,会影响市场的预期。一旦预期混乱,经济活动就很难有序进行。

他进一步提出,要坚定不移地深化现代市场经济体制。中国的改革是在不断优化政府和市场在资源配置方面的作用边界,让市场成为资源配置的决定性力量。通过顶层设计在规划的范围内设置合理的预期,这样的发展模式对推动中国经济发展起到了重要作用。

房地产业发展不要指望央行降准、降息,这些都只是微调政策;也不要指望单一的政策去推动经济增长,需要一整套市场经济制度设计,这是各行各业发展的基础。

“很多学者把政策调整看得特别重要,但是政策是短期的,制度是长期的,制度才是指导总体的方向,制度才能稳定预期。”吴晓求说,在中国居民资产配置中,70%房地产配置比例要逐步下降,房地产作为资产投资流动性很差。金融资产要成为替代品,特别是证券化金融资产比例要不断提升,我们必须要提供越来越多的流动性好、收益和风险相匹配的证券化金融资产,让居民的资产配置可以进行有效组合。

━━━━
金融体系要适应时代发展

“中国金融体系要达到居民诉求,必须要进行系统改革。”吴晓求认为,按照到2035年要把中国建设成中等发达国家,人均GDP从2021年的不到1.2万美元到2035年的2.5万美元的目标,这对金融体系提出了强烈的要求。既有融资,也有财富管理,还有支付清算的便捷需求,这是金融必须要适应的时代改革,要适应社会多样化的金融需求。

他提出从三方面推动金融体系改革。

一是推动中国金融证券化,“脱媒”、去中介化。投融资活动要从围绕金融机构慢慢走向市场。金融体系的进步在于功能的转型,如果一个金融体系只有融资功能,财务管理功能很弱,这个金融体系是落后的。如果一个金融体系有强大的财富管理功能,能提供多样化,具有高度流动性且风险匹配的资产类型,这个金融体系就是发达的。

吴晓求认为,中国企业出现流动性问题既有自身过度扩张,也有政策周期短的原因,企业很难根据短的政策周期安排资产结构,就会出现流动性问题。为了规避政策周期太短,就要发展金融市场,向社会发行债券或股票,根据产业特点以及资本结构,寻找不同特点、不同时间跨度的融资方式,规避周期波动。投资者也要承担与收益相匹配的风险。

二是推动中国金融市场化改革。市场化一定要充分披露信息,通过市场化进行定价,同时要在全市场实行注册制。

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专门提到要在全市场实行注册制,这是非常正确的,这表明中国金融改革必须要走市场化的道路。通过市场化的方式选择什么样的企业可以上市,通过市场化方式进行定价。

当然,全面注册制也对监管提出了挑战和新要求。“过去资本市场只有资本金监管,主要看金融机构核心资本够不够,防止风险外溢,这个仍然重要。”吴晓求说,但是对产品透明度的监管也同样重要,未来中国金融监管在注册制条件下将会走向双峰监管,以资本金监管和透明度监管并存的时代已经来临。

三是推动中国金融体系的国际化,将境外投资者的比例提高到15%。

在金融对外开放过程中,做到国际化和管控风险的平衡非常重要。吴晓求说,通常在遇到这个问题时,我们会把风险看得特别重大,总怕外部风险传递到中国金融体系。“我认为这是一个均衡的过程,金融体系的开放也是有效化解风险的重要机制,如同金融体系的市场化一样,总觉得市场在波动,总觉得风险来了,实际上不然,别以为一个不市场化的金融体系是安全的,它的风险是累计的,只不过当时看不到,到了一定的时候会暴发。”

吴晓求举例说,“工农中建在2004年上市之前是有严重危机的,不良资产大几倍于核心资产,从技术层面上说已经破产了,为什么现在却变成了全球最好的四大银行?因为推动了市场化改革,它们上市了。所以不要以为市场化改革就会对金融体系带来风险,如同不要以为国际化一定会加大中国金融的风险,这是非常静态的认识。”

吴晓求认为,只有开放才能在竞争中提升自己的力量,金融开放面临着人民币可持续交易的改革,人民币国际化以及在国际上中国金融体系的开放,这对居民的财富管理非常重要,会极大提升透明度,也有分散风险的功能。一方面让全球投资者在开放的过程中享受中国经济增长的福利,同时在开放过程中我们也在全球分散风险,两者之间是匹配的关系。


地址:贵阳市观山湖区会展城A区G座707室
联系电话:0851-85817864(85831918)